左庄伟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美术评论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研究员

华文筠出生在中国的文明古都南京,毕业于我所任教的南京师范大学美术 系装饰画专业,而后考取中国山水画研究生并获得硕士学位,奠定了她作为画家的多种技艺基础。她曾赴德国从事艺术史史迹考察和讲学,亲历西方原生传统艺术和现当代艺术思潮、观念和创作实践。东西方艺术观念和艺术创造产生的矛盾和碰撞丰富了她的思想,开拓了她的眼界,促进了她对自然、人生、生命和艺术新的深刻的思想觉悟。

文筠自定居加拿大以后,以她独特的女性视角,立足于东方的和民族的艺术根基,并自然融入西方异域自然和人文精髓元素,用自己的智慧和心灵创造出只属于她的艺术形象和艺术境界。在她所塑造和抒写的以自然为母体的艺术形象中,既有可认知的自然形态,更多的是她心灵情感的视觉意象,充溢着生生不息的生命律动,人们对她所创造的艺术形象很难用单纯的中西各自传统观念和画法来界定,她画的是什么?是怎样画的?是中国画还是西方画?对她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它是综合的,既有中国民族传统笔墨章法元素;又有画家内在精神表现的文人画元素;也有西方视觉造型,光影色彩及现代构成元素;但更多的是画家心灵情感的抒写。从她的画中感悟到她所创造的艺术世界富有着东方高雅的优美和人类与自然亲近和谐的永恒生命气息,在她的艺术世界里没有紧张和争斗,惟有圣洁和安逸,她所抒写的艺术形象和创造的意境是超越民族和时空的,是现代人所祈求的精神家园。

...

华文筠的个人品格从我认识她以来一直未变, 那就是纯真,朴实和善良,具有我们民族女性的传统美德。她的知识面很广,她的艺术不是单纯的东方或西方,任何生活及经验都能走进她的艺术。她的艺术内涵是民族的,她的艺术表现语言是丰富多样的。

她的绘画艺术具有抒情性,抒写性,随意性,有的是大写意。她的艺术不但没有离开传统的以造化为师和笔墨语言,更增加了强烈的色彩元素,没有违背艺术的本质。

现代感的核心是画家内心毫无保留的表现。我们已经走进现代社会,不可能走到回归传统的程式老路。华文筠的艺术根植于中国,走进了现代,走向了世界。

 

丁涛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美术评论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研究员

看到华文筠的作品印象强烈,能感受到这些作品都是在探索的过程中,探索以表达生命,表达美为核心,表达了对自然和对人的热爱, 还原人对自然的追求。

初一看觉得这些作品不是出自同一个艺术家,但是仔细看又能知道确实是出自同一个艺术家之手。从画的角度来看,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作品,探索的风格具有不拘一格的多样性。华文筠的画有两个很重要的特点:绘画性与装饰性相结合;自由性与秀美性相结合;具有特别的流动感。绘画性与装饰性相交融,这点是很不容易做到的。有些作品实质是装饰,以相同的元素加以渐变,点线面的对比很强烈;自由性与秀美性的结合,画面的表现很新颖,不累赘,
不是一味地追求壮美,作品中透露着灵气。

探索是艺术家一生都在走的路,不断的探索正是艺术得以生长的重要因素,艺术家都要形成个人风格,然后打破个人风格,如此循环。当然艺术的评价标准无法明案,对艺术家和作品都有独立性,多元文化的时代也不可能只用一种评价标准。

毕宝祥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会长

华文筠在加拿大取得的成就已经非常成功,为南师大和中国艺术家争了光。从华文筠的作品中能看出艺术含量很高,视觉效果刺激,艺术表现手法是多样化的,艺术就是要多样,统一中求多样,多样中求统一。

我一直在思考中国画怎样才能被世界所认同,从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部分答案。

华文筠的绘画属于纯粹的绘画,是她内在心灵的抒写传达,是非功利性的追逐。她是自己的艺术王国的主宰。她是为快乐而创作。

曹志林
南京林业大学艺术教育教授

通过作品, 我感到华文筠是一个很理性,很有思想的,勇于探索的学者型画家。传统的功底很深, 装饰技巧很强,对色彩理解很深刻。对怎么画和画什么,以及人对自身的探讨,她很有想法有高度。

也许西方并不能完全理解或者看懂中国画,但是华文筠可以把东方的、中国画的元素进行更充分地发挥,比如注重印章、书法、签名等方面,让线条美更多地体现出来。

邵晓峰
南京林业大学美术与设计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南京市青年美协主席

从华文筠作品中能看出她非常用心,用情去领悟,去画,由于经历丰富,绘画表现手法多样性和跨度大是可以解释的。相比传统的中国画,在表现和技法上都有变化,都在追求和谐、秀美和交融。她的艺术语言与表达都来源于对自然的感受。

她的有些作品依稀还能看到范保文老师的影子。虽然人在海外十多年,但是并没有摒弃中国传统的元素,没有过多受到西方的纷扰,华文筠绘画的世界更多的还是东方的世界。她的探索是基于东方的土壤,主动吸收西方的营养,而不是被动接受。作品中突出了东方优势,即人对自然与生命关怀的高度。其书写性的线条有别于西方绘画,能随心所欲地突出书法线条。

当然,对自然对生命的艺术探索, 在异国更要突出东方的优势。张大千先生在海外创新出泼彩技法,但是其构图、章法还是东方的核心。也希望华文筠能更好地向西方介绍中国艺术,使中国绘画走向世界。

商勇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史论副教授

华文筠的眼睛是清澈的,其实她无论从外表还是创作心态都还保持在十多年前的状态,静心创作,没有被现在中国快速发展中的浮躁所影响,清澈灵静。能以这样的状态画画的艺术家在当今中国已经非常稀少。她的画既有我们民族性又有世界性,为中国画走向世界做出了自己的探索贡献。

万新华
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中西融合一直是我国艺术家谈论的一个焦点,是我们的一个特有名词。但是中国画有中国画的技法,西方有西方的技法,技法不做改变,融合就无从谈起。中西文化有差异,中西艺术融合有难度。华文筠的绘画研讨会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来探讨中国画的改革与出路。她对中国画的改革和中国画走向现代的探索是值得借鉴的。

杨祥民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副教授
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后
《墨痕美术导刊》主编

前辈们丰富了中国画创作面貌,从古人的无古无今到现在的无中无西,华文筠作品中体现出了她对写生的重视,对自然的关注,作品的多样性也与其丰富的经历有关,打破了中国画固守传统的界限。

外国艺术界从来不谈中西融合,而且淡化中国艺术。华文筠的探索从不迎合西方,而是打破中西的界限,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她的探索分三个方向:向大自然探索,寻求古人的支持,向西方学习并有选择地吸收。她的艺术无论在细节上怎么变,都是秀美的风格,充满诗意。主格调依然是东方的,并不混杂西方的纯粹火爆和张扬。只要能守住底线,大胆开拓,打破原有的传统界限也是一种突破和创新。她的绘画用色大胆,突破传统,弥补了宗白华对中国画的弱点批判。无论画到哪儿,哪儿就是我们的文化,国画本应开放,而不是仅仅局限于中国。

邹凌
《江苏工人报—东方周末》副主编
中国书画研究会理事

感觉华文筠很不容易,在东西方完全不同的审美意识之间,反复思考了很久,努力在做自己有想法的探索。虽然风格在那么长时间里有了变化,有了跨度,但是作品没有偏离中国画的根,保留了中国文人画的气息和意境。

绘画里意境最重要,技法可以千变万化,显示多样性。有很多人在做中西融合,但是成功的并不多。华文筠的作品是为快乐而画,是成功的探索。

姜万松
旅美画家,书法家
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以我自己在北美的亲身体验,中国艺术立足国外真的很不容易。中国人画中国画,外国人很难懂中国画。从她在国外的经历来看,她已经成功地打入了北美主流艺术,是成功的中国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