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的大自然一直是我关注的主题之一。它使视觉空间里充满了动态与静态的组合,也让观察者感悟到另外一种生命或者物的存在。

我们每天的世界都在变换,物欲横流,变幻莫测,秩序无章。到处充斥各 种各样的标准,主义,方向和挑战,让人迷惑也让人精疲力竭。作为一种语言或工具,艺术也在反映着这真实的世界,带着矛盾的,有着社会问题的状态。与此同时,艺术也给予人们一个逃离的场所,可以以自己的分析来选择重新进入世界。

在我看来,当人把自己从物质的身体中抽离出来时,才能让精神避入虚无的空间,从而化入自然并与之达到永恒的交流。那么,风景艺术让人对自然的超越变为可能。这种超越不是控制,而是人的思维与自然之道的转换,有了这层尊重,生生不息的超越才能实现。

如何界定我的绘画, 是古典的还是现代或当代的,是东方还是西方的, 这些都不重要。对于我来说,我更加关注不同文化和社会之间所存的共性,并使之达成理解与沟通的契点。因此我的风景就是人对自身存在的关注。这样的融合使我在创作中感到非常自由和放松,没有人能够改变或束缚我的灵感与感觉去符合一种所谓的艺术规则。